泡沫板制造城中村違建

2017-05-31  來自: 南陽鑫藝泡沫廠 瀏覽次數:350
“東湖風光村附近,不少房主在自家房頂搭建一種用泡沫板做成的房子,出租給附近的大學生或打工者。這類房子十分簡陋,通風極差,住在里面感覺胸悶氣短……”6月29日,租住在東湖風光村的一名大學生給本報熱線打來電話。   私自“種房”屬于違建,問題還在于,泡沫板是什么東西?能直接用來建房?連日來,記者實地走訪發現,不僅是風光村,這種用泡沫板做成的房子,已在武漢三鎮不少城中村“遍地開花”。而所謂的泡沫板,是兩層薄薄的鐵皮中間填充塑料泡沫,建筑上多用于保溫,“絕對不能用來建房”。   生意好   熱似蒸籠仍然租客盈門   6月30日上午,記者來到風光村,站在路邊放眼望去,一片低矮的樓房上建有白色或藍色的板房。板房所用的材料,看上去跟道路施工時使用的護欄相似。這些房子上大多貼有出租電話,記者連續找了6家泡沫板房,老板都稱“已經客滿”。   一小時后,記者終于在一條小巷5層高的私房頂層,找到一家仍有空房的“旅館”。“旅館”用藍色的泡沫板搭建而成,約50平方米,老板用泡沫板將里屋隔成6個不到10平方米的單間,單間外的過道僅能通行一人,房內則擺著一張單人床和簡易書桌。盡管窗戶大開,但陽光直射進屋,記者仍覺得渾身燥熱,在里面站了幾分鐘便已汗流浹背。   老板稱,這間房剛有名學生退租,租金為一個月300元,如果要加裝一臺空調窗機,租金為480元。“雖然小了點,這已經是村里最便宜的房子了。”老板稱,暑假臨近,租房的學生大增,房源緊俏導致不少人提前兩個月還訂不到房,所以租金大多會漲價,如果平時來租,150元-300元都能租到房子。   在另一家泡沫板做成的“旅館”內,老板稱,所有房間都租出去了,他們自己都只能在客廳打地鋪,最早要等到半個月后才能預訂房子。   建設易   泡沫板建房子如搭積木   記者又來到硚口區長豐鄉,一些村民正在用泡沫板搭違建房。在一棟3層高的私房前記者看到,一層門面租出去做服裝店,二三層做網吧,三層樓頂上,工人們正在加蓋泡沫板房。這些用來蓋房子的泡沫板長約2米,寬約1米,厚度約為5厘米,中間是塑料泡沫,兩側用薄鐵皮固定,十分輕便。工人們在屋頂先搭一個大鐵架,再將泡沫板直接插進鐵架,這樣,一間房便如搭積木般做好了。工人們稱,這是房東準備整體出租做旅館的,裝修幾天后,這個小旅館就要投入運營,租給附近的打工者。   7月3日,記者在楊汊湖一條小巷看到,一棟6層的私房旁建起一間約20平方米的泡沫房,里面擺有6個床位。據了解,由于附近一帶大面積拆遷,很多打工者都搬到楊汊湖來租房,房子供不應求,不少村民都在加緊違建。   在發展大道沿線等處,記者也見到有類似的泡沫違建房。   成本低   千元投資可建200平方米   在低成本、高需求、豐厚利潤的吸引下,泡沫板房愈演愈烈。   在風光村建有泡沫房出租的女房東稱,該村瀕臨東湖風景區,又緊鄰不少高校,以大學生和打工者為主的租客絡繹不絕,今年2月開始,不少村民便開始在自家樓頂搶建泡沫房。   女房東給記者算了一筆賬:泡沫板中間填充的是塑料泡沫,質量好的才幾十元錢一塊,質量差的只要十幾元,用這種泡沫板做房,比紅磚水泥都要方便,并且價格低廉。“一般用100塊泡沫板就可以建起200平方米的房子。如果用十幾元的板子,一千多元就可建起近200平方米的房子,將這200平方米的房子分割成20多個小單間出租,一個單間一個月收租金200元,這樣,當月就能回收租金近4000元。”   女房東還稱,這種房子最大的特點就是易于拆除,東湖風光村曾經拆除過一批類似違建房,但受到利益的誘惑,還是不斷有村民頂風而上,大肆搶種房子。“拆掉房子的損失也不大,再建也不麻煩。”   長豐鄉一名泡沫板房“旅館”老板則稱,這種泡沫板房跟套間相比更容易出租,一般以30元/天的價格出租一間約10平方米的單間,還可以按照鐘點房的標準收費,2小時30元。   隱患大   風雨中易塌曝曬下易燃   記者發現,泡沫板房存在的地方,附近大都在拆遷。不少拆遷戶在外租房導致房租上漲。如風光村周圍,租一套100平方米的商品房,價格在1200元以上。一些租住在泡沫板房里的學生和民工告訴記者,如果房租超出300元,他們便負擔不起。   這種廉價的泡沫板房是否安全,能否拿來建房呢?武漢市房管局一名工作人員明確給出答復:建房的材料必須是鋼筋、板材、水泥、磚塊等,泡沫板絕對不能用來建房。   消防部門回答記者詢問時說,泡沫板的抗拉、抗壓、抗沖強度都極低,且防火性能也很差。遇到大風大雨,很容易坍塌被毀。夏天氣溫高,住在里面,悶熱不透氣。長期暴曬,易引燃。這給租住者及附近住民帶來極大的安全隱患。   武漢市城管局一名負責人則稱,泡沫板造價低、易拆除,利潤豐厚,違建者不顧被拆除的風險,和城管玩起“游擊戰”,給城管監管帶來困難。但一旦發現,他們會立即進行拆除。   專家觀點   利益導致愈拆愈建   湖北首義律師事務所李國宏律師稱,從法律上講,泡沫板質地本身不適用于民房,如果出現問題,理應由提供租房人承擔后果,但反思違建現象愈拆愈建的背后,有著巨大的經濟利益和住房需求。   律師認為,要從根本上解決這種現象,職能部門應該履行社會服務功能,建立廉租房,定期定量供應給民工、大學生租住。對于大學生,建議給予相應的住房輔助機制;雇主則應維護勞動者合理的生存狀態,妥善安排職工居住,提供必要的報酬、補貼和保障。總之,只有從源頭上制止或緩解這一需求市場,才能使供求方逐漸消淡。   深圳經驗   用廉租房吸引人才   深圳市人才安居工程規定:博士在35歲以下、碩士30歲以下、學士25歲以下且在深圳沒有任何形式自有住房的,憑所簽工作合同等資質材料,可先申請租住公共租賃住房,或領取期限不超過3年、分別為每月1000元、500元、200元的租房補貼。   而在政協武漢市十一屆四次會議上,武漢市政協委員、華工科技董事長馬新強提出,為留住、吸引人才,可考慮由政府出資興建應屆大學畢業生廉租房。為降低成本,廉租房面積可控制在40至60平方米,廉租房每月只收幾十元至一百元租金,3年或5年后必須退出。
關鍵詞: 泡沫板制造城中村違建           
吉林时时彩几点开奖时间